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 >

西昌:蜂蜜“盘活”集体经济 助推乡村振兴

发布日期:2020-10-14 20:03   来源:未知   阅读:

芊旷村养蜂人沙马尔老新割的蜂蜜

四川新闻网凉山10月13日讯(徐佳 摄影报道)“我采到苦糖了!我采到苦糖了!”西昌市安哈镇芊旷村的养蜂人沙马尔老大伯逢人就“炫耀”。

沙马大伯所说的苦糖,就是苦蜜。它来自高山苦花蜜源,入口清苦,回味甘甜,药用价值极高,可调养肠胃、润肺平喘。但就在几年前,凉山很多地方却认为苦蜜有毒,一采到就赶紧倒掉。为何会这样?

马德忠(右)在指导沙马尔老(左)检查蜜蜂情况

科学进迷信退

高山蜂农苦尽甘来

据介绍,彝族同胞热情好客,蜂农常以蜜水待客,偶有人饮后头晕、呕吐。其实那些症状大都是因其他食品或水源被污染,造成的轻度食物中毒,但村民不知道,只认定苦蜜是不祥之物。那么,苦蜜到底是毒是宝?

“是宝!”有着几十年养蜂酿蜜经验的原野蜂业产销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马德忠坚定地回答。苦花树花源范围小,流苦蜜时间短,蜂农往往要等十几年才机会实现上述全部条件。物以稀为贵造就了苦蜜的高价。一般蜂蜜每斤只有几十元,苦蜜则高达两三百元,苦味纯正的甚至高达五六百元。

原野蜂业合作社将苦蜜送到中国农科院蜜蜂研究所检测,结果显示,其中的苦味成分完全无毒。他们拿着检验报告走访各村。村民熟知合作社,再看到检测报告,果然不再倾倒苦蜜。

科学每进一步,迷信就退一步。苦蜜不再是大凉山蜂农的苦楚,而是增收致富的宝贝!

原野蜂业合作社之所以能得到蜂农的广泛信任,不仅仅因为他们懂科学、有技术,更因为他们是蜂农的贴心人。

马德忠说,养蜂是个细致活儿,光使蛮力,反而走弯路。很多老乡第一次养蜂,合作社得要教他们晚上割蜜。白天蜜蜂攻击性强,蜇人之后,自己伤亡也大,影响下一季收入。马蜂是蜜蜂的天敌,如果不认识马蜂或马蜂窝处理不彻底,不仅一户蜂农,可能整个村的蜜蜂都会被杀光。在蜂类活跃的季节,技术员不得不连续几月走村入户,啃着榨菜冷馒头、在五六十元一天的小店对付一宿也是常事……

蜜蜂和蜂箱的投入、技术指导、包括处理马蜂,经费都由西昌市供销合作社向合作社提供专项资金支持,对蜂农是免费的。蜂农们心中感激,招待技术员喝蜂蜜水,但技术员们从来不喝,反而批评“好好的蜜,不能浪费,拿去喂蜂子!”原来,合作社要求饲喂蜜蜂必须用蜂蜜,不准喂白糖。他们告诉村民要像爱孩子一样爱蜜蜂,“你孩子打工回家,你忍心给孩子吃糠吗?肯定要煮白米饭啊!”老蜂农含着泪说,我娃儿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你们经常来帮我,就像我娃儿一样,我怎么忍心给你们喝白开水……

讲到这里,年近六十的马德忠眼眶红了。他说,苦不苦、累不累,老百姓心里有杆秤。合作社的使命不仅是教知识、教技术,还要传递出一种精神,“只有我们干出了精气神,社员才有信心、才有干劲。”

图三:西昌市樟木箐阿嘎倮古村的养蜂园(西昌市供销合作社供图)